设为首页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两性 >

首播不利?《我是歌手4》如何再造现象级(2)

来源:网络整理 时间:2018-01-08 12:10

黄致列的看点在于反差:一张花样美男脸却有着与高颜值完全不搭的厚重嗓,一首韩文歌唱到自己和观众都飙泪,如此治愈系的音乐表现加上更衣室内模仿秀的呆萌,都令黄致列在本场比赛之后成为第四季最被看好的“邓紫棋”式黑马。

现在看来,《我是歌手4》首期最大赢家,无疑是徐佳莹、黄致列这两位新人。

《我是歌手》的舞台只不过提供了一个歌手的竞技舞台,这样的背景下,谁能够在比赛中脱颖而出,事先的判断很容易失准,这也正是节目的精彩所在。现在可以肯定的是,相对于在前三季歌手中,老炮们的开场成绩总是一马当先(第一季中齐秦首场夺冠,第二季韩磊开场拔得头筹,第三季韩红首场摘冠),《我是歌手4》从一开始就亮出了主题:新人上位。

老炮儿如何逆袭:老牌歌手如何完成自我产品更新?

在《我是歌手》这部“大片”中,“前辈”实际是一个符号,它最大限度引发了《我是歌手》作为竞技类音乐综艺节目的戏剧张力,调动了互联网的讨论热情。这样的结果下,争论各自演唱水平之高低,赛果是否公正,本身都在抬高节目的关注度。从收视率角度出发,大咖角色与表现越反差,就越有可能吸引眼球。

首期节目大咖们的表现显然具有足够的戏剧性:除了李克勤一人排位在前段班,赵传和李玟均在后段班,分列五六,与淘汰仅有一线之隔。

李克勤接棒上一季同样来自香港的古巨基主持,从某种角度说,是“说的比唱的好”。一开场就调侃起“芒果台够胆邀请一个普通话这么烂的当串讲人”,“他们说,你比蔡少芬讲得好啊。那我就知道我的水平大概在哪里了。”主持延续港普梗之外,一首30年前参加香港歌唱大赛的《雾之恋》唱得及格有余,从音乐表现看几无瑕疵,但是却缺了一点惊喜。

李玟的问题与其说出现在演唱,不如说她在为没有做大众心目中的李玟承受代价。歌手互投中拿到了第一的她,却在500位听审那没过关,对于拥有巨大观众缘的李玟来说的确令人意外。原因其实很简单,从音乐表现上看没有瑕疵的一首《想念你》,音乐路数上走的却是节奏布鲁斯和RB风,而这显然不是《我是歌手》舞台最受欢迎的音乐类型。李玟的未来如何,也许取决于她是否愿意做回大众心目中的那个CoCo李玟。

相对而言,赵传和信的表现也只能算是中规中矩。赵传一首《爱要怎么说出口》引起全场大合唱,但从《我是歌手》舞台看,能够引发全场大合唱的金曲并不一定获得好成绩。信的《告别的时代》虽然被评“选歌对了,状态对了,感觉对了”,但一样被嫌亮点不足。对于这些以实力派唱将著称的老炮们,观众的标准本来就会升高一线,要走得更远,就必须让观众看到不一样的赵传,不一样的信。

在排名垫底歌手中,比起关喆的备受质疑,haya乐团的垫底则出乎许多人的意料。获过三次台湾金曲奖的他们一度被认为是黑马热门,可是以蒙古音乐为基础的世界音乐风格,接受度远不及流行音乐,难以打动现场观众也在情理之中。

说到底,对于歌坛老将们来说,相对于新人,其实在《我是歌手》舞台上更难“唱”,这实际上也是《我是歌手》舞台的规律:在韩版《我是歌手》中,唱遍韩国电视剧热门金曲的白智英成绩屡屡触礁;在上届《我是歌手3》中,在其他音乐类综艺所向披靡的孙楠遭遇“五四青年”困境,都是因为观众对于实力唱将有着更苛刻的要求:坚持自己音乐风格不变会被认为默守陈规,过度创新也有可能不被认同。

音乐本来就很难有公认的、公平的标准,音乐竞赛也只是提供了一个供大家参与讨论的平台。对于成名歌手来说,如何在这样的舞台之中找到自己的角色,其关键就在于能否像韩磊们一样,在保留自我特色的基础上,带给观众新的惊喜——如果将歌手看做一个产品,其关键就在于,老牌歌手能否完成对过往产品的升级换代,带给观众焕然一新的观赏价值。

芒果台的挑战:《我是歌手4》如何延续现象级收视?

在歌手阵容缺乏惊喜这个众所周知的原因之外,是什么导致了《我是歌手4》的首播收视下滑?

首先是观众对过往看点的审美疲劳。在歌手之外,洪涛每期必被吐槽的慢和观众表情包,早已作为《我是歌手》社交话题的一部分,可是进入第四季,这些过往吸引观众的收视利器,是否也到了该升级换代的时候?



Top